bet356

 首页  机构概况  纪检要闻  宣传教育  党风政风  执纪审查  bet356  信息公开  互动交流  在线访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纪委动态>>学会之窗>>正文
【清风文苑】醉美布朗山 悠悠布朗情
2018-10-31 18:19  

小时候常在街上见到穿着蓝色粗布衣服、裹着黑色包头、背着背篓来赶街的“本族”,妈妈说其实她们有一声更好听的名字——“布朗族”。那时起,心中就萌发了对布朗山的神秘与向往,虽然我是一个地道的施甸人,可是这样融入布朗人的生活还是头一次。

都说纳西族穿的是“披星戴月”,那么布朗人穿的无疑是“一年四季”。衣服的款式和五花八门的装饰都有它的故事和特有的意义。“袖口的红、蓝、黑分别代表火塘、蓝天和大地,你衣领上的十二颗银泡是一年的十二个月,胸前的24排纽扣是二十四节气,衣领下的须须代表五谷丰登,帽子上的钉钉可以看出这人的年龄,帽沿的小块线条是布朗女人过桥挑水的意思,就是在说女人要勤劳懂宽容.…..”李枝清边帮忙整装边介绍。看看镜中的自己,俨然已成为了一名布朗女人,那墨绿色衬衣与玫红色马甲搭配得很抢眼,但像春天般艳丽,珊瑚绒的面料在平凡中显出几分高贵,感觉自己就是李枝清剪刀下“花濮公主”的品牌代言人,新布朗情油然而生。

布朗人把文化刻在生活里,把生活过成了诗。听,那连绵起伏的山谷里还飘荡着布朗男女的对唱“呕徊——呕徊徊......”。

八月的木老元山洼里,草色青青,轻风徐来,一团团“棉花”咩——咩从对面山缓缓走来,放牧的布朗男女没有闲着,显然唱山歌比放羊有趣得多!为了让对方看见自己,听得到彼此的回应,他们要么站在高石上要么蹲坐在山顶上。

“啊——妹,放牛放马放在有草处,不要叫老牛啃草根”

“啊——哥,想吃凉水么暂就清平洞,想听山歌么来布朗山”,明明是生活生产,在他们眼里却也是一首情歌。

“隔山的石头配成磨,隔山的兄妹配成亲”这是来源于布朗族一个美丽的传说,彼此心照不宣想借典故来表达自己心中的爱慕。他们的山歌娓娓动听、热情奔放。那赤裸裸的表白、火辣辣的情感,让人听到脸红耳赤甚至春心荡漾。“绣花草鞋妹来编,借给阿哥穿两天,白天想你穿着克,晚墩想你挂枕边!”如果只用耳朵听,那是远远不够的,更多得用心来聆听你才会懂!

阿福有是布朗山歌传承人之一,对唱、笙箫样样精通,堪称布朗山的“山歌王子”。最后,他调侃同伴“走,我们每人去牵一个啊妹回家了”!原来布朗山的爱情如此简单,爱随口可以唱出来,不用费心的周旋与踌躇,爱与不爱都那么直白。

“火塘笑来,贵客到,三年米酒满杯倒,有情有义喝三杯,首首情歌唱给你,首首情歌唱给你!闹筹!”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布朗祝酒歌,小时候奶奶常说“火塘笑,贵客到”,现在才明白这是出自布朗族的俚语。“火塘”对布朗人来说是生生不息的意思,摆榔大中村李新照、李枝清家,木老元哈寨、热昊山庄无一没有火塘的影子,“火塘不灭,布朗不断”。

热昊山庄的火塘烤架上正煮着一锅去年的老火腿肉,屋梁脊下的索筒钩着一把早已熏黑的茶壶,围坐在火塘边的除了我还有布朗人金文和杨自福,原以为他们如我路上遇到的布朗人一样欢声笑语,但火塘边的他们只是安静的听着火塘的“笑声”,吧嗒吧嗒抽着土烟,隔三差五地用布朗语淡淡的聊着家常,安静中的他们如同巍峨的布朗山一般沉稳、憨厚。当问起布朗人与火塘的渊源时,年过花甲的布朗老汉金文说“布朗人家家都有火塘,一年四季都烧,不烧作不惯呀!”

布朗人家的火塘边自然有烤青茶,杨自福时不时举起火塘边烘烤的小茶罐来嗅嗅,借着木条窗照进的光查看罐里是否烤干,我暗自窃喜。

终于,他开始表演布朗人独有的茶艺,当把茶叶放入烤干的茶罐李时,茶叶的清香随之弥漫在火塘周围。随后,杨自福往茶罐里慢慢倒入开水,水遇灼烫的茶罐,顿时发出滋滋的声音,罐内如排山倒海般沸腾起来,待稍微恢复平静,他掂起茶壶再次倒水,茶罐波涛汹涌,再倒,依然掀起澎湃,等罐内完全平静下来,他才开始倒茶给我们,他说刚刚三次倒水是代表人的一生三起三落,我默默接过他从火塘上递过来的茶,小心翼翼地品尝这杯坦荡荡的“三起三落”。记得木老元哈寨祭神刀神殿有一副对联:大度宽容世间善恶,高瞻远瞩观看众生平安,横批:隐恶扬善。村支书阿福友说那是祖先留下的遗训,一代代布朗人把无畏、宽容、感恩、隐恶、扬善等精神思想留传下来,哪怕只是一扣子,一首歌或者一杯茶。不禁感叹勤劳善良的布朗人竟把人生看得如此透彻,得与失还那么重要么?

暮色降临,热昊山庄的芦笙还未消停,院子中间架起了篝火,布朗男女们围着篝火打歌摆舞,听得人脚底板痒痒,阿福有把蠢蠢欲试的我们拉进了打歌的队伍,十指相扣,好不容易才跟上他们千变万化的节奏。参加打歌的人越来越多,围在篝火外一圈又一圈。一时间,我忘却了生活的所有烦琐,尽情把自己置身于打歌的漩涡里,“......罗细丝你瞧着,梳细丝你甩着......”之后的整个夜晚脑海里都在回响着这句歌词,不知大意,却深有体会。

篝火渐渐熄灭,我们依依不舍离开热昊山庄,没有路灯,夜空的半玄月足以照亮崎岖的山路,山坡上的松柏深得似海,一席凉风吹过,听到了松涛的呼啸,宽厚的布朗衣服密不透风,头上的包头紧紧地裹着,很暖心。借着月光,我们看到了一行布朗少女的倩影,美了,也醉了!

回头再看一眼巍峨的布朗山,心想,那点点星光应该是布朗人家正燃烧着的火塘吧......(赵开月)

关闭窗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