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t356

 首页  机构概况  纪检要闻  宣传教育  党风政风  执纪审查  bet356  信息公开  互动交流  在线访谈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纪委动态>>学会之窗>>正文
【清风文苑】从枫叶流丹到浮生如梦
2018-11-05 16:37  

小枫偷天酒,一夜醉红颜。

冉冉秋光里秋色撩人,小径幽处一树深红藏不住,人间枫叶仿佛是偷饮了天酒,茕茕细枝一夜之间冷红袭人。枫叶流丹醉染霜林,一树红妆如新嫁。

如火如荼的枫林,夹杂着冷冷的露,冷冷的霜。天地偌大,碧空如洗,雍雍新雁,寥寥长空,万里南飞,雁阵惊寒。溟溟秋色,幕天席地,抱膝听风,长空雁叫,一曲悠远的天籁在心底交响。山岚迷烟,引领人登高远眺,寒风声潇潇,看故乡景色渺渺。一片落叶捡起的忧伤,思念在故乡里,天空垂下绛紫的时候,才一直蔓延到黑夜的边缘。

树树秋色,山山落晖。眼前的高山红叶披裹着山的脊梁,层层叠叠的色彩,似飞焰欲横天。消弭欲望,放空身心,这是无数个秋日的一个,举目仰望,遵循红叶本身的美丽和飘逸,居然获得了生命的欣喜。拈花如红叶,悠远宁静,此时,情愿寄居秋山,看山鸟飞过湖面、屋顶、草丛,在过去和现在的迷茫里消失不见。

秋草黄,一夜凌霜,径自凋敝。走过收割了庄稼的田野,看农人们把一地庄稼领回自己殷实的谷仓,繁忙终止在包谷、辣椒、南瓜、稻谷进仓之后,留下一个曲终人散的大戏台。无限的空间凸现出来,田野涂遍了阳光的颜色,远远地,几个墨点般的麻雀影落于青苍一线,染了秋霜,把无数繁复的意象隐伏在无尽的留白与岑寂里,那一刹那的黑影,又消失在吐不成词句的嘴边。

渐失去水份的草木在田埂上瑟瑟作响,独特的草木气息或低徊或明媚,或宁静或张扬,萦绕在树梢、在天宇。衔一茎枯草,竟有一咧甘甜的味道,躺在庄稼的秸秆上,或许是包谷杆,或许是向日葵杆,懒懒地仰面朝天,望白云悠悠,蓝天静得出奇。在眼里、在心里抢拍下那个愈来愈远的雁字,亦或是凝集成一首小诗的白鹭,聆听秋风与万物擦肩而过的低语,讲述成长的历程和回归的坦然。没有忧郁,也没有伤感,除了悲凉,似乎还有成熟、收获、回归。万类霜天在季节里繁华,也在季节里谢幕,也许来世再不会簇拥而绿,再没有机会与枝条沉醉,再不会沐轻风映斜阳,当秋风吹过稻茬,生命已然沉寂。

谁家的小儿女,耳际簪着几朵小野菊,一颤一颤地走在大人悠长的呼唤里,嬉闹声穿花绕树般在迷蒙的烟岚里此起彼伏。横无际涯的天宇渐次退后拥抱着树林,‘野旷天低树’的诗意成了缥缈的情怀。扑一扑风尘,叠起秋日的征衣。踩着枯草,拣尽寒枝,无处安放的目光里翻起记忆的册页,落笔田野,阡陌明胸,柔嫩成诗。只想沿着某一个方向,如同列车一样前行,直驰到生命的黄昏。

时光过得真快,或许太忙碌了,此时才蓦然惊觉,这一日日的飞逝,秋天就要走了,行过轻如发丝的震颤,拂过瑟瑟发抖的野草,芦花默默白了头。(段秋云)

关闭窗口